• 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席项俊波受贿案一审开庭 2019-03-17
  • 广安华蓥山区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项目科学有序规范高效推进 2019-01-26
  • 日本樱岛火山大规模喷发 烟尘高达4700米 2019-01-26
  • 15项审批下沉影视产业园 2019-01-12
  • 安徽:法院强制执行  “老赖”耍赖无门 2019-01-07
  •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01-07
  • 两会科学TALK——包为民 谭永华谈航天国企供给侧改革 2018-12-27
  • 【我奋斗 我幸福】王静:努力寻找光明 2018-12-2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8-12-24
  • 中华全国总工会主要职责 2018-12-22
  • 望东长江大桥建设成套技术研究通过验收 2018-12-16
  • 贵州赖茅酒业有限公司销售总监武立江做客人民网 2018-12-16
  • 为丰富百姓餐桌提供更多选择(打开对外开放新局面) 2018-12-12
  • 青春逐梦向阳之路 平台引擎加速成长 2018-12-12
  • “一带一路”建设与网络媒体责任论坛 2018-12-09
  • 香港黄大仙论坛 > 科幻小说 > 黑巫秘闻 > 作品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白先生

    香港挂牌彩图 正版:作品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白先生

     推荐阅读:妖神记、全职法师、霸皇纪、圣墟、牧神记、遮天、万古神帝、神藏、官道无疆、魔天记、我欲封天、一念永恒、天域苍穹、三寸人间、唐砖
    ?    全本 .,最快更新黑巫秘闻最新章节!

        大狼狗毕竟是畜生,又咬又踩,把我的衣服还有生活用品踩得乱七八糟,我这个心疼,又不敢说话。

        有个当兵的拿枪指着我们,示意往里走。我和杨溢老老实实,低头跟着这些军人往山村深处走。山村大多是茅草屋,并不简陋,门窗都开着,里面有很多当兵的有说有笑。山村里吉普车来往不断,处处都是荷枪实弹,狼狗叫声不断。

        我们被当兵的带到一处宽阔的茅草亭,这里是会客厅,有一条长长的桌子,上面摆满水果,有几个人正在说话。

        当兵的不敢打扰,带我们在门口站着,我偷偷往里看,在长桌的主位上坐着一个大胖子,穿着迷彩服,面前随意放着一把枪。左手边坐着一个穿白西装的中年人,保养很精致,面前扔着太阳帽。在大胖子的右手边坐着三个穿着红黑色制服的军人,看起来极是粗鄙,和大胖子大说大笑,而那个一身白西装的中年人把玩着手里的佛珠,时不时和身后站着的一个女人耳语。

        我正看着,当兵的上来就给我一枪托,砸的我龇牙咧嘴,他咆哮着说了一句话。杨溢拉着我的衣角,赶紧低声说:“他说别让你乱看,再看给眼珠子抠出来?!?

        我喉头动了动,心怦怦跳,这些人真是杀人不眨眼,杀我这样的跟宰个小鸡仔没啥区别。

        里面的人喊了一声,当兵的推着我们,进到会客厅。我和杨溢不敢多听多看,低头跟犯人差不多。大胖子叽哩哇啦说了一串话,杨溢抬起头赶紧回了几句。

        那三个穿着红黑色制服的人爆出一串英语,我就听懂里面有“法科”这样的词,应该不是好话。我低声说:“老杨,你怎么把他们惹火了?”

        杨溢吓得都快尿裤子了:“我哪知道。胖子问咱们是哪来的,我说是从中国来的,结果那三个人就火了,骂咱们两个是猪,是垃圾?!?

        我一听就火了,火腾腾往上窜,脑门子的青筋都跳起来。说我骂我都没事,可要说到我背后的国家,带有这样侮辱性的字眼,我就感觉压不住了,我正要抬头说什么,杨溢一把拉住,苦苦哀求:“兄弟,兄弟,别惹事?!?

        大胖子从主位上走下来,来到我们面前,仔细打量打量,然后招招手。他身后有保镖,把桌上的枪拿过来,大胖子用枪指着我们的头就在比划。

        杨溢脸色惨白,几乎晕过去。我却直直盯着大胖子的眼睛,心想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真要死也不能做个怂鬼,无非就是一枪爆头嘛,一瞬间就过去了。

        大胖子用枪指着我的太阳穴,在和我对视,这一瞬间,我就被他的眼神俘虏了。我的勇气是装出来的,是咬牙出来的,而他的勇气和气场来自内心的强大,这是个铁血战士,一定是经过血和火的考验。脚下没有上百条人命垫底,不可能有这样的眼神。

        他和那些当兵的还不一样,从这胖子的眼神里我还解读出一个词,枭雄。

        大胖子笑了笑,还是放下枪,用枪指了指那三个红黑制服的人。我心怦怦跳,难道他想让我们两伙人PK?妈的,真要发我一支枪,我也不管了,闭着眼扫出去再说。

        三个人哈哈大笑,懒洋洋站起来往外走,我和杨溢傻愣着,后面当兵的用枪托砸着我们,示意跟着走。

        我还傻乎乎地说,“什么时候发枪?”

        杨溢面如死灰,走一步脚下一个湿脚印,尿了。他垂头丧气地说:“兄弟,你还真是天真,那胖子把咱们交给这三人随意处置,发什么枪啊?!?

        我气得牙根痒痒:“我说姓杨的,你不是告诉我来了是拿钻石的吗,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问谁去,”杨溢说:“早知道这样给多少钱我也不来,你觉得我要是知情还能跟你到这荒山野岭吗?”

        我们出了茅草亭,跟当兵的绕过几间屋子,到了后面的靶场。穿着红黑制服的士兵,押着一队老百姓走过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个哭哭啼啼。

        一个好像是当官的人当场念着什么,下面的老百姓听不懂,我仔细听了听,这些人的地方语言里还夹杂着英语,怪里怪气。

        这时候我看到杨溢的脸色更白了,便低声问怎么回事。杨溢哭丧着脸:“真是倒了血霉,这些人是印尼青年团的,整个东南亚最臭名昭著的组织。咱俩算是没活路了?!?

        当官的念完了,打了个响指,士兵端着枪过去,对着老百姓一通骂,我听不懂也看懂了,他们是让老百姓都跪在地上。

        这些老百姓大概都知道自己什么命运了,有的人在哭,更多的人是面无人色的绝望。

        这时当官的指着我和杨溢,后面过来俩士兵推着我们,也到了老百姓的队伍里,排在最后面。

        士兵让老百姓一个个都跪着,谁不听话上来拳打脚踢,枪托子专门砸肋骨和后腰,不由得你不跪。我和杨溢也只能一起跪着。

        然后当官的拿着一把手枪,走在第一个人面前,“砰”一枪正打在后脑,那人哼都没哼,身子往前一栽就死了,这个痛快劲。

        然后他走到第二个人跟前,抬手就是一枪,第二个人也死了。他一边往前走,一边枪毙这些老百姓,杀人就在眨眼之间。杨溢跪在地上,浑身哆嗦,抖若筛糠,整个人就跟瘟鸡似的。

        以前总看有人说,二战时候为什么几个德国士兵就能管着一大群犹太人。说这话的人纯碎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枪头指着后脑,马上枪毙的时候,人是根本起不了反抗之心的,那种绝望和抑郁已经崩溃了,这时还抢夺枪支做殊死一搏的英雄,不是没有,可能一千个里都挑不出一个。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身边人一个挨一个,砰砰砰死一串,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来个痛快的,别墨迹。

        这时候当官来到杨溢面前,拉动枪栓,杨溢已经昏死在地上了,身下是一滩水,不知是汗水还是尿。

        当官绕过他,径直来到我的身后,把枪头压在我的后脑。我闭着眼,心跳得都快从腔子里蹦出来的。枪头应该是阴冷的,可我却觉得它灼热无比,烫的受不了,我喊了一声:“来个痛快的!”

        只听咔嚓一声,我眼前一黑。

        过了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死。我被几个当兵的架着,一路又回到茅草亭。

        当兵的把我扔在长桌旁的椅子上,面前摆着水果和橙黄的果汁,我愣了很长时间才缓过神。仔细打量,大胖子不在了,桌旁只坐着那个白色西装的中年人,他抿着一杯果汁,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左右环顾,杨溢没有来,不知道是什么状况。我和他这次也算共生死,如果他真死了,我还有点舍不得。

        正心猿意马的时候,那白色西装的中年人说:“认识一下吧,我姓白,可以叫我白先生?!?

        他站起来跟我握手。

        我眨眨眼,勉强扶着桌子站起来,跟他握了握。这位白先生的手很细嫩,一看就是从来没有干过活的人,保养特别好。

        他看着我,眼神里带着笑意,可我却喉头动了动,有点发冷。这位白先生和大胖子完全是两种风格,但两个人的骨子里却有一种共同点,我无法准确描述,只能说,他们都是干大事的人。

        “白先生,你……”我不知道说什么。

        白先生极其善解人意,笑着说:“我知道你,你叫王强,来自中国江北,到这里是为了拿一笔钱?!?

        他打了个响指,他身后一直站着的那女人走过来。我抬头去看她,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特别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女人从兜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木匣放在桌上,然后缓缓打开,里面铺着酒红色的绒布,在绒布上斜放着一枚白色的大钻石!

        我的目光一下从女人身上吸引过来,盯着钻石看。我自认为自己不是个贪财的人,可看到这么大一枚钻石在眼前反射着阳光,湛湛生辉,顿时有点眼晕。

        白先生做个手势,女人把小木匣合上。女人用流利的普通话说:“我就是阿赞威的助手,现在跟着白先生?!?

        一听她的说话声,再联系到她的面容长相,我突然想到她是谁了!

        前些日子我们在内蒙破阴间教,我曾经在阴间教总部遇到了一个神秘的女子,一开始我以为是妹妹王思思,后来才知道不是。她来得快,消失得也快,后来很多事我就把她渐渐淡忘了。

        没想到,那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只是她把头发剃短了,像是个假小子,我才一时没认出来。



    香港黄大仙论坛 www.457ak.com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www.457ak.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 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席项俊波受贿案一审开庭 2019-03-17
  • 广安华蓥山区山水林田湖草生态保护修复项目科学有序规范高效推进 2019-01-26
  • 日本樱岛火山大规模喷发 烟尘高达4700米 2019-01-26
  • 15项审批下沉影视产业园 2019-01-12
  • 安徽:法院强制执行  “老赖”耍赖无门 2019-01-07
  • 志愿者送来爱心物资 暖热孤残孩子们的心 2019-01-07
  • 两会科学TALK——包为民 谭永华谈航天国企供给侧改革 2018-12-27
  • 【我奋斗 我幸福】王静:努力寻找光明 2018-12-27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8-12-24
  • 中华全国总工会主要职责 2018-12-22
  • 望东长江大桥建设成套技术研究通过验收 2018-12-16
  • 贵州赖茅酒业有限公司销售总监武立江做客人民网 2018-12-16
  • 为丰富百姓餐桌提供更多选择(打开对外开放新局面) 2018-12-12
  • 青春逐梦向阳之路 平台引擎加速成长 2018-12-12
  • “一带一路”建设与网络媒体责任论坛 2018-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