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内蒙古频道--人民网 2019-08-24
  • 刘伯承之子刘蒙谈“立马太行的一代儒将” 2019-08-24
  • 北京东城区食药局夜查簋街小龙虾 你爱吃的小龙虾安全吗? 2019-08-08
  • 天生三条腿 半岁牛犊活成“牛坚强” 2019-07-27
  • 美国贸易保护主义致世界经济蒙阴影 2019-07-27
  • 《镜象》汶川地震十周年 重生 2019-07-22
  • “归来仍是少年” 杭州举办侯宁油画展 2019-07-22
  • 人民日报大家手笔:在原创性时代性专业性上下功夫 2019-07-20
  • 黄晓海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20
  • 夏季如何远离“空调病”? 2019-07-16
  • 端午假期铁路迎来返程客流高峰 2019-07-16
  • 2018《粤语好声音》海选启动 林忆莲梁咏琪有望加盟 2019-06-29
  • 育儿十大坎 新手妈妈快快get起来 2019-06-29
  • 中国空军和新西兰空军将举行运输机联演 2019-06-24
  • “中国网事·感动2018”一季度网络人物群像扫描:平民中的英雄 2019-06-24
  • 香港黄大仙论坛 > 玄幻小说 > 异界小花不要踩 > 赤潮成立 第四十五章:灵根

    摇钱树论坛黄大仙网:赤潮成立 第四十五章:灵根

        闭上眼,一丝清凉顺着喉咙缓缓滑落,蓝澈不禁有一种炎炎烈日喝了口柠檬冰沙的感觉,口腔内回味着淡淡的甘甜,如薄荷雨露,清爽入脾。

        紧接着,大脑感受到一股朦朦胧胧的力量随之而来,像只无头苍蝇,四处乱撞。

        “喂!臭小子!感受到精神力了么?!”耳边传来查得焦急的呼唤声。

        蓝澈轻声喃喃道:“嘶……好像是有一股力量?!?

        “对!那就是精神力!快,快用意识牵动它,去小腹看你的根!”奥拉激动的和雷恩对视一眼,三分之一秒后又转变成扬眉吐气的神态,这艾丁图之泪算是有效果了,内心自然要骚包的膨胀一下。

        雷恩倒不在意这些,只是蹲在蓝澈身边,静静的捋着胡须。

        精神力在意识的牵引下,犹如两盏照明灯,慢慢的朝小腹靠拢。

        蓝澈发现,所谓的内视,并不是像什么X光透视那样,将身体器官看得一清二楚。

        反倒是感觉自己像个小人,畅游在大杯的西瓜汁中。带着两只眼睛,在朦胧中寻找曙光。眺望间,四周都是红色,混混沌沌,分不清东南西北。

        虽然精神力没有任何思维,可操纵起来却让蓝澈感到无比吃力,它像一块没有形状的流云,意识稍强它就会变快,在黑暗里四处碰壁,也不知撞在什么器官上。意识稍慢,它自己又会分散,蓝澈只好将它们小心翼翼重新拼凑起来,整整过了十分钟,按人体结构,精神力才从天灵盖走到颈椎骨。

        蓝澈不由感到心烦气躁,白皙的额头渗出了点点细汗,轻轻的呼了口气,压抑住焦躁的情绪,将呼吸吐纳均匀,全神贯注,忘却所有,所有的意识全部集中在那坨看不见的棉花糖上,一点…一点的往下探……

        虽然还是会有碰壁的情况,不过这次相比之前而言已经好了很多。

        看来,要控制好精神力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单凭不能分心这一点,就已经很难了。

        可想而知,在高手对战中,生命随时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在复杂的环境下,能正确的分析出战局,并用灵力释放出技能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再控制精神力,将释放的技能精益求精,那简直是难上加难,堪称非人也。

        蓝澈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放弃修炼精神力,而一心扑在修炼灵力上的原因了。

        混混沌沌中,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只感觉眼前一亮,视野变得宽阔起来,大脑随之接收到一个模糊的画面——眼下是一片诺达的空地,空地旁是连成一片黑压压的东西。

        那是什么?!

        蓝澈心里一紧,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四周的空间也随之变大,灵活的绕开两侧的墙壁,来到了小腹的上方,屏气凝神的俯瞰着。

        这一眼!终于看清楚了庐山真面目??!

        巨大的空地像一块干涸的海床,流线型的沙痕蜿蜒交错,一眼荒芜凄凉之感,宛如浩瀚无边的撒哈拉大沙漠。

        沙漠的旁边,屹立着七座巍峨险峻的高山,山崖之巅,乳白色的气旋缓缓旋转,连在一起,形成一片星云状的流云。

        每座山从小腹底部拔地而起,高耸如云,将视野拉进,只见高山之上两侧怪石嶙峋,角峰尖锐,一条深不见底的断崖横空而现,仿佛是千百年前的地震遗迹。呼吸间,冷风呼啸升腾,刮着崖壁如猛兽嘶吼,目之所极,一片黑漆漆地肃杀,如通向九幽地狱,深渊下亡灵鬼魅目露凶光。

        乱石形成的羊场古道坠落在险峻的山壑间,直通云霄,山尖寒气缥缈,云雾缭绕,宛如仙境。

        这一仙一魔,一沙一壑的壮丽奇观已让蓝澈感到震撼无比!

        每一座山都形态万千,各不相同,但直插八尺云霄之势,犹如傲立于天地之间!

        “喂!臭小子!看到你灵根了没?!”耳边隐隐传来查得的声音。

        “我……我看到了?!?

        “哈哈!”查得激动的一拍手,迫不及待的问道:“快说说!”

        蓝澈忐忑的皱了皱眉:“嘶……我看到了一片沙漠,然后沙漠旁边又七座大山,然后……就没了?!?

        恩?!

        查得和雷恩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都皱起了眉头。

        雷恩小心的躬下身子,轻声道:“蓝澈啊,这灵根在小腹之上,你确定没有看错么?”

        蓝澈砸了咂嘴,想了几秒:“不会有错,我确定这就是小腹?!?

        “那就奇怪了,怎么可能会有沙漠大山这样的东西?你以为自己在游山玩水???!”查得缩了缩脖子,一脸否认。

        沙漠,大山,灵根。

        雷恩是绞尽脑汁也无法将这三个词连在一起,按道理说,每个人只有一个灵根,且坐落在小腹中央。

        它像一块魔核,安静的悬浮在小腹上空,给施法者提供灵力。随着你的等级提升,它的质量和形状也会慢慢随之改变,供应的灵力也会增加。

        像查得这种双魔法系的鬼才,也是建立在一个魔根的基础上,拥有两种不同的属性,能够提供给他们两种不同的魔力。这些人虽然称得上是凤毛麟角,可毕竟还算不上稀奇。反倒是蓝澈所说的,简直闻所未闻,史无前例??!

        这一回,连雷恩都有些淡淡的怀疑,他探着脖子,像哄婴儿般将脸慢慢贴近:“蓝澈,你这灵根是什么颜色的?”

        长时间控制精神力让蓝澈感到有些疲惫,他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小腹上的奇观,刚于欲开口,只感到头顶一颗硕大的东西迅速坠落!

        低下头,只见一滴晶莹剔透的水滴,随之坠落,稳稳的砸在了第一座大山之上!

        那是——艾丁图之泪!

        高山被洗礼,清澈的水流顺着纵横交错的山壑流向了谷底……

        紧接着!

        只感到小腹下方一阵隆隆巨响,整座高山竟开始不停颤抖,无数碎石滑落,厉风嘶啸,宛如地震前的哀嚎。

        巍峨的高山刹那间唤醒了内在的心脏,整座山开始不停的跳动,山表不断的膨胀,赋予了生命般沉重而急促的呼吸着。

        心脏在强烈的挣脱,大山的表面,断裂出一条条深不见底的裂缝,仿佛有一股压抑许久的力量迫不及待重现于世!

        蓝澈猛猛的打了个哆嗦,精神力刹那间烟消云散,随之一股强烈的不详之感涌上心头。

        雷恩和查得见蓝澈突然冷汗直流,整张脸惨白无比,嘴角在不停的颤抖,像有什么重要的话被卡在喉咙里,说不出口。

        “蓝澈!你怎么了!”雷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他将整张脸贴在蓝澈的胸口,双眼如鹰,一眨不眨。

        却只见蓝澈喉咙一热,一腔鲜血喷涌而出??!

        小腹之上,巍峨之巅,静谧的星云被暴躁的狂风一扫而空,犹如一把虚空之刃将山顶拦腰斩断,暗红的岩浆刹那间在滚滚黑烟的裹挟下喷涌而出,轰隆隆的巨响在狭窄的体内被反复回荡,伴着震耳欲聋声,炽热的岩石被推到高空又疾驰落下,在烟幕中留下千万条火红的划痕!

        古老的力量终于在这一刻被唤醒,狂暴戾气,突破天际!

        只见血痕点点的双唇间,一道火红的光柱喷射而出,炽热如火,燃烧了整个空气!

        震惊如电流席卷全身,雷恩和奥拉同一时间惊呼道:“灵力?。?!”

        滚烫的岩浆在体内肆意的喷射着,火红的灵力不断喷吐而出,剧烈的灼烧感让蓝澈整张脸已经扭曲成一团,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双手握拳指尖深深的陷进了肉里,额头上青筋暴起,白皙的眼球里布满了血丝。

        “怎么会!这灵力怎么充满了暴戾之气!”查得瞪着眼睛,激动地唾沫飞溅。

        “不,不……”雷恩慌张的摇了摇头,立马惊呼道:“快!布结界,用灵力压制,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雪白的胡子剧烈的颤抖,雷恩双腿盘坐,迅速运转体内的魔力,双手一撑,一个白色的半球体将三人笼罩其中。

        查得后退一步,嘴角猛吸一口凉气,睁眼间,双掌射出两道灿烂的魔光,一黄一褐,却在触碰红光的瞬间被吞噬!

        “什么?!”雷恩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胡须在灼热的空气下飘来了阵阵焦糊味。

        只听“砰”的一声,白色的魔法罩被冲天的红光怃然击碎!

        蓝澈已经生不如死,体内的火山迸射着熊熊烈火,喉咙早已干涸,肌肉开始慢慢被撕裂,终于,在大脑即将一片空白时,久违的空灵,传入了脑海:“你个混账东西!在干什么?”

        “魂……魂绝?”蓝澈苦苦撑着最后一丝意识,迷迷糊糊道。

        “我在时空裂缝修补甬道,突然发现灵魂开始剧烈的颤抖,结果——”

        “对……对不起,魂哥,我好痛……”全身犹如被挤干的海绵一般,扎心的痛感不断的侵蚀着神经,扭曲的青筋不受控制的跳动着。

        “蓝澈,蓝澈!蓝澈你醒醒??!该死!”

        看着灵魂渐渐变的虚幻,魂绝的脸变得冰冷无比,他仔细的打量着蓝澈的身体。

        此刻的蓝澈,整个人的血管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膨胀着!无数的经脉在表皮下隆起,形成一道道错综复杂的纹路,宛如一条张牙舞爪的恶龙缠绕其上!一条条经脉在不断的扩张下变得极为稀薄,急速趟过的血液从表面慢慢的渗透出来,火山喷出的炽热灵气开始席卷整个经脉……

        不好??!

        不好??!

        不好??!

        不好??!

        魂绝,雷恩,查得,修斯,在同一时间一声惊呼??!

        查得闪电般的撕开外套,一把拽掉胸前的挂坠,打开后,一粒冒着寒气的丹药,顶着炽热的火柱,滑入了蓝澈嘴中。

        丹药入口的刹那,一种奇异骇然的感觉——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冰窖里深陷,先是双脚结成冰,逐渐向上,寒气蔓延到四肢百骸,血液,肢体,细胞,全部凝固,像一座冰雕,大脑的某个东西瞬间破裂,肾上腺素分泌出大量的冰冷,弥漫全身。

        火柱开始缓缓消退,刺骨的凉意顺着喉咙缓缓滑下,让死亡边缘的灵魂,停下了脚步。

        干裂的大地,迎来了点点雨露,蓝澈终于恢复了一丝意识。

        胸膛微微轻浮,呼吸间,喷出淡淡寒流,缓缓攀升,惨白的脸上,也恢复一丝温玉般的光泽。

        可随之而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瞬间昏厥过去,像千万只食人蚁,张着那巨大的双钳,撕扯着身体的每一块组织。

        雷恩顶着结界,暴躁的红光终于得到了控制,苍老的身体不停地颤抖。

        丹药在体内瞬间被融化,冰凉之意席卷全身,只见蓝澈的表面淡淡的凝结出了一层薄霜。

        魂绝双手一合,犄角白光一闪,一个光球缓缓滑落,在炽热的灵气如潮水般涌进血管之前,提前进入。

        狭长冰冷的双眸注视着光球顺着全身的脉络与穴位开始流动。

        光球所经之处,都覆上了一层淡淡的薄膜,奈何即便如此,火潮席卷之地,皮肤的表面依旧渗出了密密麻麻的血痕,炙热的红潮带着强劲霸道的能量,从毛空间渗透而出,一时间,蓝澈成了一个血淋淋的血人!

        滚烫的热血与皮肤表面的薄冰交织出一首冰与火之歌,血浆翻滚,刹那间蒸发出一道冲天血雾!

        修斯冷眼一怒,一口气消耗了近乎所有魂力,将附着在身后的白骨全部融化,结合寒冷的薄冰,紧紧的贴在皮肤表面,让丝丝寒气顺着毛孔不断向下渗入。

        冰与火,生与死。

        四个人在同一时间竭尽全力的抵御着狂暴的灵力!

        光球带领着炽热的火潮一次次的冲洗着那即将破碎的脉络,不断的突破着一个个从未打开过的穴位,同时,也为那已经达到极限的肉体,慢慢的强化着…

        已经忘记了刺激与疼痛,蓝澈的全身早已伤痕累累,裂开的伤口渗出鲜红血液,在白骨和寒冰下凝结成了一层薄薄的血枷,眨眼间,蓝澈整个身子如同包裹着一层血红的茧。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每个人都死死的咬着牙,拼尽全力的?;ぷ爬冻旱纳?。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

        小腹上的那座火山,爆发出一声轰然炸响,整个山体表面迅速脱落,几秒种后,一座闪闪耀眼的赤红剑谷赫然而立!

        焕然一新的剑谷焕发着炙热无比的能量。

        紧接着,犹如那碧蓝天下的喜马拉雅山被天外来客轰炸,火红的剑谷顷刻间四分五裂,无数巨石融化成波涛的海流,巨大的红色浪花翻滚如海啸来袭,大坝决堤,崩腾万里驶向黄沙!

        干涸的海床终于等来了它的期盼——一个红色的海洋。

        浩瀚无比。

        没有了火红的灵力,没有了滚烫的鲜血,此刻的蓝澈,安静的躺在血痂内,平稳的呼吸着……

        魂绝深深的喘了口气,意味深长的俯瞰着赤红的剑谷,淡淡一笑,消失不见……

        修斯将整个头埋在草丛里,精疲力竭的睡了过去,心里暗暗记了笔账。

        雷恩和查得也发现蓝澈突然安静下来,两人小心翼翼的收回魔法罩,虚脱般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查得悻悻的望着蓝澈,内心的复杂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慢慢的支起身子,踉踉跄跄的刚走一步,只听耳边一声炸响!

        “噗!”

        一股强劲霸道的灵力从体内喷射而出,脆弱的外套连同血痂被硬生生的震成了碎片。

        破茧成蝶!

        二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探着头,才发现蓝澈依旧在昏迷当中。

        雷恩小心翼翼的探出手,触碰在蓝澈的胸口,瞳孔随之骤然一缩!

        他发现蓝澈整个人犹如脱胎换骨般,经脉和肌肉都变得异常坚毅,体内一股庞大的灵力正不断翻涌着。

        诧异间!

        只见蓝澈身上一道虹芒乍现,一个女人似浮光掠影赫然出现!

        玉足踏空,轻点清水河畔,红色纱裙将婀娜饱满的身姿衬托的玲珑有致,带着女性完美的曲线。修长雪白的美腿在薄纱下若隐若现,轻纱缠裹着玉峰,火红的长发披在双肩,滑嫩的肌肤如凝脂般光润,尽显妖艳妩媚。

        仔细一看,她的身体竟如缥缈之雾般虚幻。

        女人看到了雷恩和查得,如谪仙临尘般飘逸,袅袅娜娜而来,宛如画卷中走出的九天玄女,降临凡尘,雪白的颈项下,随着轻盈点步,玉峰微微颤动,清如美玉,颤若龙吟。

        雷恩二人不禁缓缓站立。

        却见女子那双秋水般的双眸闪过一袅赤红的火光,冷冷的责斥道:“是谁,把他伤成了这般模样!”

    香港黄大仙论坛 www.457ak.com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www.457ak.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 文化--内蒙古频道--人民网 2019-08-24
  • 刘伯承之子刘蒙谈“立马太行的一代儒将” 2019-08-24
  • 北京东城区食药局夜查簋街小龙虾 你爱吃的小龙虾安全吗? 2019-08-08
  • 天生三条腿 半岁牛犊活成“牛坚强” 2019-07-27
  • 美国贸易保护主义致世界经济蒙阴影 2019-07-27
  • 《镜象》汶川地震十周年 重生 2019-07-22
  • “归来仍是少年” 杭州举办侯宁油画展 2019-07-22
  • 人民日报大家手笔:在原创性时代性专业性上下功夫 2019-07-20
  • 黄晓海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20
  • 夏季如何远离“空调病”? 2019-07-16
  • 端午假期铁路迎来返程客流高峰 2019-07-16
  • 2018《粤语好声音》海选启动 林忆莲梁咏琪有望加盟 2019-06-29
  • 育儿十大坎 新手妈妈快快get起来 2019-06-29
  • 中国空军和新西兰空军将举行运输机联演 2019-06-24
  • “中国网事·感动2018”一季度网络人物群像扫描:平民中的英雄 2019-06-24
  • 怎么看五分赛车的走势 北京11选5复式投注 955彩票在线 双色球开奖全部历史 老时时基本走势图带坐标 时时彩最快开奖软件 以前的电子游戏有哪些 吉林时时网上购买火车票 2019年排列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时时五星走势图 提前开奖漏洞 qq捕鱼假日 河南快三手机版 福彩6加1走势图 7m篮球比分即时比分繁 内蒙古时时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