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 2019-11-13
  • 回复@信马克.blog:伪教授一边卖萌去…… 2019-10-16
  • 女子做整形手术回家后儿子不认识 老公要离婚 2019-10-15
  • 回复@海之宁:不给你分配生产资料你咋尽所能? 2019-10-15
  • 礁石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1
  • 亿利资源集团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年度环保奖 2019-10-11
  • “吃货”福音!吃河豚中毒将有药可救 2019-09-20
  • 文化--内蒙古频道--人民网 2019-08-24
  • 刘伯承之子刘蒙谈“立马太行的一代儒将” 2019-08-24
  • 北京东城区食药局夜查簋街小龙虾 你爱吃的小龙虾安全吗? 2019-08-08
  • 天生三条腿 半岁牛犊活成“牛坚强” 2019-07-27
  • 美国贸易保护主义致世界经济蒙阴影 2019-07-27
  • 《镜象》汶川地震十周年 重生 2019-07-22
  • “归来仍是少年” 杭州举办侯宁油画展 2019-07-22
  • 人民日报大家手笔:在原创性时代性专业性上下功夫 2019-07-20
  • 香港黄大仙论坛 > 科幻小说 > 重返文明 > 第一卷 存活 第十四章 市区

    香港地下六资料生肖: 第一卷 存活 第十四章 市区

        一觉醒来,看了看表已经八点了,严良一睡的正香,也难怪,毕竟他两天没睡个好觉了。

        我爬起来,叠好被褥,轻手轻脚的走进卫生间,拆开房间里备好的一次性的洗漱用品,简单洗漱完毕就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打开走廊门就嗅到一股香喷喷的大米粥味儿,一看潘振海正端着一口铝锅放在餐桌上,孙守业坐在餐桌旁,耷拉着肩膀,彦絮正从厨房拿着一摞碗走出来放在餐桌上,依次摆开准备盛粥。

        “起来了啊志杰,来喝粥啊,老严呢?”

        潘振??雌鹄淳癫淮?,孙守业听到回过头来看着我,硬是挤出了一丝笑。

        “还睡着呢,看睡的正香我就没叫他?!?

        说着我走到餐桌旁,看着乖乖坐在椅子上等着喝粥的塔娜,笑着摸摸她的头,回身又看了一眼无精打采的孙守业:

        “怎么这么没精神,没有肉吃不下饭么?”

        “倒是睡了一整晚,可总感觉像没睡好一样,脑仁儿嗡嗡的,脑袋发沉?!?

        跟潘振海红扑扑的脸比起来,孙守业的脸色非常难看。

        我伸手摸向孙守业的额头,正好孙昊也推门走了出来,我连忙打了声招呼:

        “起来了啊,来喝点粥,其他人呢……哎我去!”

        孙守业的额头很烫,显然是很严重的发烧,我心里不禁一慌:

        “你怎么烧的这么厉害?”

        “昨晚去给锅炉加了几次煤,雨就没停,等我不去加了,反而停了,真特么寸?!?

        孙守业有气无力的嘟囔着。

        “一会找点药吃上,这种情况,可不能病倒,万一…”

        我忧心忡忡的看着他。

        “万一什么?你就吓唬我吧?!?

        孙守业端起粥喝了一口:

        “我要是变异了指定先找你?!?

        “你辛苦一下去叫一声金岚她们吃饭吧,我们去不方便,还有,顺便找找有没有退烧药?!?

        孙守业这会儿显然是贫不动了,我没接他的话茬,张罗彦絮去找药,在这地方,也就只有旅社主人房间里可能有药了。

        彦絮轻声“嗯”了一声,把刚盛好的一碗粥放在我面前。

        “塔娜家里有医药箱~就放在柜子里呢,我带彦絮阿姨去拿?!?

        塔娜说着站起来,彦絮笑着拉着她的手,俩人往客房走去。

        “老潘啊,储藏室还有多少大米?!?

        潘振海面上看起来像个大老粗,其实还是挺细心的,做粥的米肯定是他在储藏室找来的,应该也了解储备情况。

        “米只有一袋,全新的还没拆开呢,我估计啊,应该是之前老板怕放不住就没多存,储藏室最高的架子上倒是有风干的牛羊肉,不过我想起昨天志远他们的情况,就没敢往这里拿。剩下的就是昨天旅行袋里那些东西了,再就是几箱酒,还有……半箱香烟?!?

        潘振海笑着从衣服兜里摸出一包烟:

        “嘿嘿,我拿了几包?!?

        “恩谨慎点比较好,散装的肉类的暂时不要吃了,真空包装的香肠罐头之类还是没问题的,看起来咱们必须得找些补给了?!?

        说着我站起来走到吧台,又尝试着拨打电话,跟昨天一样,还是一样没人接听。

        这时候大家陆陆续续走了出来,严良一也打着哈欠跟着出来了,估计是大家开门关门打招呼的声音给他吵醒了。

        “电话还是打不通吗?”

        严良一伸着懒腰问我。

        “恩,刚试过?!?

        正说着,彦絮就带着塔娜拿着药出来了。

        她把手里拿着的一板药递给我说道:

        “医药箱找遍了,退烧药只有这两粒了?!?

        我伸手接过来,看孙守业粥已经喝完了,正无精打采的捏着脑门,把药放在他面前对他说道:

        “我说,你吃上药先回房休息吧,如果能找到常用药我们也带一些回来,你病好了,再跟我们干活,今天就算病假吧?!?

        孙守业拿起药,连瞅都没瞅,直接抠出药片胡乱丢进嘴里,又接过彦絮递过来的一杯水,喝了一口把药送下去,什么也没说,站起来往客房走去。

        我看着他的背影一阵心忧,转头间正好碰上严良一的目光,显然他也开始担心孙守业的状态。

        “恩,先吃饭吧,喝点粥,然后得商量一下咱们的补给问题?!?

        我招呼众人坐下吃饭,心里还是隐隐惦记着孙守业。

        喝了两碗热乎乎的粥,肚子里舒服多了。

        “补给倒是能找到,从这里往西,差不多一百多公里吧,是哈密市区,那里倒是啥都有,不过我估计啊怪物也不少。

        潘振海擦了擦嘴,摸出香烟,缓缓点上,吐了个烟圈说道。

        “……嘶嘶……重复广播……”

        王栋儒喝了一碗粥就去摆弄收音机,里面唯一的广播还是那一条反复重播的消息。

        广播并没有更新,还是机械式的重复着这一条内容,看来外面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看起来怎么都得去一趟了,就咱们现有的米,也就够喝几天白粥了?!?

        口粮肯定不能断,我去意已决:

        “一会收拾一下,加满油?!?

        我看了严良一一眼:

        “老哥,你们留在这里,在院子里弄点求救信号之类,就是SOS英文缩写,越大越好,不能放过任何求援的机会?!?

        “志杰,让何洋和曹华跟着你,市区地形之类都比这里复杂,你自己去肯定是不行?!?

        严良一表情严肃,容不得我拒绝。

        “我和跟你们一起去吧,毕竟我经常在这块跑,路线啥的我都熟?!?

        潘振海说道。

        我想起了昨天在小屋孙昊他们要先走的事情,这会儿肯定不能把他留在这里,严良一就一小老头,孙守业还病恹恹的,如果孙昊又搞事,出点什么乱子反而更麻烦。

        至于孙守业,他的情况我真不好确定,思量再三,决定留下何洋帮严良一看着他。

        “这样吧,老潘,孙昊,还有曹华,咱们四个去,剩下的人留在这里,做点求救标记之类的,还有?!?

        我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下严良一:

        “看着孙守业点,发着烧呢?!?

        严良一看着我点了点头,他肯定能明白我的意思。

        彦絮站起身来收拾着餐桌,对比之下坐在一旁的金岚和孙可欣正交头接耳聊得神采飞扬。

        “帮忙收拾一下桌子,人多力量大嘛?!?

        说着我站起来帮忙一块收拾着。

        金兰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站起来,拿着自己的碗筷走进了厨房。

        “千万看好孙守业,不能出什么岔子?!?

        走到严良一身边的时候,我小声跟他说着。

        严良一不动声色,再次点了点头。

        因为最早那个叫志远的驴友,他们的变异原因,一直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或是吃羊肉坏了肚子,或是发烧,至于别的可能现在更是不得而知,只能就目前所知的一切情况有所防范。

        “要不我留下来帮忙?”

        孙昊忽然走过来说道,我甚至怀疑他听到了我跟严良一说的话。

        “帮忙干什么?”

        我诧异的看着他。

        “你不说弄求援新号吗?这事儿我专业啊?!?

        听到这里我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人爱搞事,如果让他感受到孙守业的潜在危险,保不齐又要开车跑路。

        其实明显能看得出来,孙昊并不想跟我们一起去市区,只是他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没事,他们弄就行了,市区情况不明,多个帮手也好?!?

        我假装没有看到他被拒绝眉毛拧成一团为难的神情,之所以不让何洋跟着,其实也是因为昨晚听了严良一的讲述的经历,不想让他跟着一起去冒这个未知风险,并且有他和严良一留在旅社,安全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走到院子里,我们收拾了一下装备。

        曹华在板房里拿出那根铁耙丢在了车斗上,孙昊一脸不情愿的打量着四周,随手拿起了之前丢在院子里的那把公斤扳手,悻悻的上了车,潘振海从板房里放好汽油出来给吉普车加油,三大桶下去才加满了:

        “就这,来回怎么都够了?!?

        说着放下桶拿起工兵铲上了车,我提着十字弓,挎上那个还装着十几只箭的箭袋拉开了车门,还剩个副驾驶的位置,这里更好,视野开阔便于观察,还不晕车。

        我跳上车带上车门,看着潘振海:

        “出发?!?

        吉普车开出小院,何洋跑过来帮我们关上了院门,然后站在院里看着我们走远。

        路上我们远远的看到了当时相遇的那辆火车,火车还停在那里,我看着那辆火车,不禁一下想起了列车长,心里又是一阵愧疚,其实他本来是能跟我们一起活着的……

        直到后视镜火车的轮廓彻底模糊,然后渐渐消失。

        我猛地想起我落在火车上的背包。

        倒不是心疼其他东西,主要是我唯一一张全家人的合影,还在那个背包里。

        爸爸的手表我是一直带着的,但是那张照片……

        我没有带钱包的习惯,又怕直接揣在兜里折坏了,之前是放在床板下压着,后来就夹在了复员证里,放在了背包最里面的拉链夹层中……

        那是我唯一的念想。

        刚才路过的时候看起来火车没有什么异样,火车里的怪物肯定还在,那是个隐患,如果我们很长时间都得不到救援,就必须想办法主动出击,尝试去消灭那些怪物。

        这时候我想起了后座的曹华,他可以配制炸药,如果这次市区之行能够顺利拿到足够的补给回来,这火车,找机会给他炸掉!

        想问一下曹华配制炸药需要的东西,嘴巴刚张开马上闭上了。

        他的经历,暂时不能让车上的潘振海和孙昊知道,这么直接问太突然,一会到了市区,找机会在问他吧,在这之前,我得想一个万全之策,把我的照片拿出来。

        曹华跟潘振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我默不作声的一直琢磨着拿照片的方案,慢慢的车不再颠簸,变得平稳起来,吉普车已经行驶到了市郊平稳的马路上了,一座城市在不远处缓缓的映入眼帘……

    香港黄大仙论坛 www.457ak.com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www.457ak.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 2019-11-13
  • 回复@信马克.blog:伪教授一边卖萌去…… 2019-10-16
  • 女子做整形手术回家后儿子不认识 老公要离婚 2019-10-15
  • 回复@海之宁:不给你分配生产资料你咋尽所能? 2019-10-15
  • 礁石旅行地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10-11
  • 亿利资源集团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年度环保奖 2019-10-11
  • “吃货”福音!吃河豚中毒将有药可救 2019-09-20
  • 文化--内蒙古频道--人民网 2019-08-24
  • 刘伯承之子刘蒙谈“立马太行的一代儒将” 2019-08-24
  • 北京东城区食药局夜查簋街小龙虾 你爱吃的小龙虾安全吗? 2019-08-08
  • 天生三条腿 半岁牛犊活成“牛坚强” 2019-07-27
  • 美国贸易保护主义致世界经济蒙阴影 2019-07-27
  • 《镜象》汶川地震十周年 重生 2019-07-22
  • “归来仍是少年” 杭州举办侯宁油画展 2019-07-22
  • 人民日报大家手笔:在原创性时代性专业性上下功夫 2019-07-20
  • 努力工作赚钱才是我生活 聚宝盆时时彩安卓版 江苏快3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注册送38元 澳洲幸运10彩票计划软件 内蒙古快3今日预测 美商婕斯赚钱模式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360 天津11选5技巧 打鱼游戏是赌博吗 人体艺术裸体写真 湖南快乐10分技巧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东方财富网 山西11选5开奖数据 赌场赌钱app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送钱